• 更新时间:2019-07-17
  • 左郁想说,自己的生命里,究竟还会有多少过客?闭上眼,老扎克慵懒地窝在马椅中,拿一双浑浊无神的小眼睛,似笑非笑地望着他。

    “看什么看,老家伙,小心老子又给你换一壶清水!”“可是,它应该没毒。”

    左郁只有无言的沉默。这一刻,他已经清晰的感觉,小五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目光中毫无杂质的小五;也不再是那个傻傻跟在自己身后,任凭路人指指点点,甚至高声嘲笑而一气不吭的小五了。又无劳地探测了大半个小时,左郁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,颓然准备放弃。有句话说得不错,不该是自己拥有的,再怎么强求也得不到!